拉来茅台做二股东,童装品牌衣拉拉上市后能借多少力?❓❓

小青爱吃草2021-11-18  727

  转载自:界面新闻

  图片来源:微博@衣拉拉@Elala图片来源:微博@衣拉拉@Elala

  证监会官网更新信息显示,中国童装企业“衣拉拉”于近期收到首发反馈意见,这意味着其离正式上市又近了一步。

  在反馈意见中,证监会要求衣拉拉从产品结构、平均单价和数量等角度切入,来说明近年销售持续下滑的原因,并对公司运营中存在的风险进行充分披露。

  根据招股说明书,衣拉拉在2018年至2020年的销售收入分别为7.57亿、7.49亿和6.73亿元,呈现持续下滑的趋势。三年内的归母净利润则为1.42亿元、1.62亿元和1.57亿元。而最新的数据则显示,今年上半年衣拉拉的营业收入及归母净利润分别是2.90亿元和6245.27万元。

  疫情是造成衣拉拉在2020年营业收入和归母净利润双双下滑的主要原因。而在净利率表现上,此前界面新闻曾分析过,衣拉拉处于童装行业的上游水平,从2018年的18.69%增长到2020年的23.32%,平均值达到21.22%。与之形成对比的是,安奈儿、金发拉比、ST起步以及拥有巴拉巴拉的森马这四家公司的净利润均值仅为3.82%。

  但衣拉拉的毛利率表现却低于同行,三年平均值为38.82%,而上文与之进行对比的四家公司的均值则是44.54%。在招股书中,衣拉拉称公司主营品类的特点导致了该现象的出现,棉质童装和外出童装以及童鞋配饰相比,在提高毛利率上的表现并不突出。

图片来源:微博@衣拉拉@Elala图片来源:微博@衣拉拉@Elala

  作为曾经获得过茅台投资的童装企业,衣拉拉此次上市的过程颇受关注。2020年,贵州茅台酒业通过旗下与建信信托合作成立的茅台建信投资基金管理有限公司,以4950万元换来衣拉拉了2.5%的股权,成为仅次于实际控制人的第二大股东。

  但要复制茅台近年在股市中一路高涨的表现,对衣拉拉来说可能并不实际。尽管衣拉拉的净利率远高于几个头部童装品牌,但在运营中存在的问题也不容忽视,其中之一便是库存问题。

  根据招股书,衣拉拉在2018年至2020年内的存货账面净额分别为2.08亿元、1.88亿元和2.10亿元,且存货周转率却从2.5次下降到1.92次。

  商品在市场上的受欢迎程度以及销售数量的下降,是导致库存增加的直接原因。数据显示,衣拉拉招牌的“婴童Mini服”的销量在过去三年内从1100.28万件下降到971.79万件,而平均售价则从35.68元下降到了33.93元。

  库存堆积压垮了达芙妮,七匹狼如今也深受困扰。为了解决库存问题,品牌通常会选择折扣清仓。但这又会进一步压缩利润。虽然衣拉拉仍处于上升期,但若无法将库存问题处理得当,未来极有可能会因此而呈现运营危机。

图片来源:微博@衣拉拉@Elala图片来源:微博@衣拉拉@Elala

  另一方面,衣拉拉高净利率的表现主要得益于其在压缩费用上的成功。在2018年至2020年间,衣拉拉的平均费用率仅为10.89%,低于森马、ST起步、安奈儿和金发拉比四家合计的36.33%。

  具体来看,衣拉拉采用轻资产模式,注重研发设计和分销渠道建设,将制造环节外包。这样的做法减少了采购和维修生产机器的花费,公司的人员规模和需要支出的管理费用也随之被压缩。

  即使到了下游的销售层面,衣拉拉也没有大规模开设直营店和加盟店,而是采用不需要自建销售渠道的经销模式。从2018年至2020年,经销收入在衣拉拉总收入中的占比分别为81.45%、80.08%和83.11%。

  衣拉拉在与经销商对接时采用的是“先款后货”的模式,在订货会上确定产品经销价格,并在订货会后根据订单数量采购原材料并安排生产。

  但由于衣拉拉自身不掌握核心生产供应链,若出现像疫情这种推升生产原料和人工成本的突发事件,衣拉拉便会陷入被动局面,公司的盈利状况也会受到影响。

转载请注明原文地址: http://www.tourguide.net.cn/life/759527
00